荒河

思无邪。

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与我无关。

人的所谓成长,从始至终所要做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把自己锻炼得铁石心肠,二是把自己伪装得天衣无缝。很可惜,第二项我总是做得不到家。至于别人,事实也好我个人恶意揣度也好,这个世界需要的从来不是天真。

现在让我感到困扰的大概也只有亲情和友情。关于亲情,我能清晰地感到父母的爱,只是我一直是令他们失望的,这也是我一直不甘的。关于友情,大部分的时间都只是我的自作多情,什么某某比不上我和谁好也只是一厢情愿。长大了就明白什么最好的朋友只是玩笑,人从来不是离了某个人就活不了,这句话适用于所有人,更适合我自己,没有人离开了我就活不了,所有的事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我的好胜心一直都是有的,却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大概不是强烈而已经是扭曲了。不甘心比人落后一点点。我看到了我最厌恶的几种品质一点点地出现在了我的身上,暴躁易怒,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嫉妒心强,每天自我幻想,好强偏偏不愿努力,不能完成自己的目标,会有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几乎我一切所厌恶的坏品质我都在自己的身上看见了,很无奈也很可怕。在别人都改变并成长的时候,只有我原地踏步,固步自封,我沉浸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喜欢我,我是最优秀的,所有人都比不上我。我早已失去了当年的真诚,为何辩解?错就是错了,不会就是不会,自己的失误打烂了牙也只能自己吞下去。没人会在意一个我的对错,在意我的只有我自己和父母,别天真了,看到了不足就要勇敢承认,死不承认死要面子最后害的只是我自己。

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记住,不是赌气,是事实。就像别人对于我一样,我对其他所有人也只是身边的一个普通人,不要再想着所有人都能注意到我的烦恼或改变,烦恼是我自己的,改变也是我自己的,没有必要让人看到,自己知道就已经足够。

很多时候可能没有我这个人会让其他人更感到舒服,但我不可能为了其他人的感受就离开,其他人也不会顾及我的感受有所让步,所以,别想着什么事自己都能掺上一脚,我不是他人生活的必需品,认清自己的卑微,放下不必要的自尊。自尊心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事能顺着我的心意进行。妈妈说得对,现在还只是上学,一切还只是小打小闹,现在委屈,将来只能更难受,学校只是社会太小的缩影,没有事能按照我的意志进行。大学的美好是我的幻想,可能会有更难以接受的事情,无法预料但我还是充满期待。

眼泪是留给自己的。别给父母看到我的眼泪,那样只会让他们更担心;也别给其他人看见我的眼泪,那样只是软弱。成长必然要削去软弱,长大必定要挥别眼泪,除此之外别无它法。

我现在在我自己的小世界里,远远的看着别人或亲密或如何相处,我渴望别人把我从自己的小世界拉出来,又希望别人能把我抛得远远的不要理会。可是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于我而言没有太大的意义,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我需要做的是适应,我要一边适应一边把自己的世界建筑得牢不可催。

妈妈说的很多都是对的。从高中开始以来的成绩让我飘飘然,我忽略了那究竟是否是依靠自己取得的成绩,在高一下学期唯一一次的自己努力的结果之后我就再也没能找回最适合的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的时刻,没有值得骄傲的东西,我不聪明,也不努力,就像初中一样吃老本不可能走的长远。一味地抄抄抄,好像结果也不错,但别人掌握了,你没有,考试是一个阶段的总结。我的浮躁自满是能从这次考试里看出来的,不是偶然的结果,是必然的教训。成绩不是给别人看的,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别人嘲笑与否都改不了,做给别人看是最可笑的想法,我不需要虚荣,我需要实力,不是证明自己给别人看,是真真实实地努力给自己看,别人讨厌你喜欢你是别人的事,自己决定做的事就永远别因为他人动摇。

浮躁虚荣可笑的自尊,暴躁易怒不听他人言,我在一步步地成为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未来总有一天我会成为自己厌恶的冷漠又虚伪的人,但我不想自己进一步成为更令自己难堪的角色。世界是别人的,别人也是别人的,只有我自己是我的,世界如何与我无关,自己如何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我就是这么卑微,但我想矫正自己的路,自己的人生。

我滞留了一年多没有成长,不想更长时间地不能成长,回忆与后悔是软弱的表现,我想让自己不那么软弱的自己都憎恨。


评论(2)
热度(4)

© 荒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