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河

思无邪。

舍友之间的闲聊。
舍友A:不是师范为什么要学英语呢?
舍友B附议。
我:也有喜欢文学想要深入研究的可能啊。
舍友A、B:那可真是十分有理想了。
我沉默。
之后A、B两人谈到,真正有钱的不会来【】(我校)/我就是因为没钱才来的【】/真正有钱人家的孩子才不会想要研究文学/我校某些强势学科真是非常需要理想呢。
言语之中,是对本校的不屑、对本校学科的不屑、对“有理想”人的不屑、对本专业的极度不屑。
我没见过真正大富大贵人家的孩子,但我觉得这两人家境已属中上,算得上富裕。
她们以后不用工作也能生活得很好,但为了将来安稳的生活来到了本专业。
也许对所学专业的厌恶已经成为了某种常态,但每次听闻这种厌恶我仍然感到难过。
我现在所学专业并不是我最理想的专业,但我仍然抱着认真、喜欢的心态看待它。
因为师范的安稳不用太努力地学习,于是就对非师范的努力加以鄙夷,乃至整个学科,可你正享受着这个学科给你带来的恩惠,而其他人的努力也并非你可以议论。
A是一个懒散的人,平时不在意成绩,也不在意活动,总的来说,嫌犯,家里有条件,所以不干。
B是一个言辞之间尽是无所谓,有了好处(比如加分)却比谁都要积极的人。
也许真的是家庭条件不相当,三观也难以一致。
舍友可以当,却不一定能成为朋友。
我难以说这是否是三观不正,上升到这一层级也许有些过分。
但我真的无法接受。
我不喜欢师范的政策,我想过退出;但我尊重这个职业,这个专业。
我尊重在人文领域奋斗的所有有理想的人。
现在想想,当我说出我辅修是因为喜欢的时候,她们的沉默大概也是无法理解吧。
我想,人可以追逐利益,但不可以轻视那些不太能为人带来利益的理想。

评论

© 荒河 | Powered by LOFTER